日子啊,就像浪里开破船。风往哪儿吹,你就往哪儿飘。

千秋岁

这是一篇极其啰嗦的文,亲情向!!!


又是一天黄昏,浩瀚大漠用遍地黄沙最后一次感受夕阳的余晖。零星的灌木丛中突然走出两个高大的身形,速度极快往长城方向走去。


“我们回来了。”


路过城门把猎到的野物交给其他人,百里守约和铠向花木兰屋中走去。


四天前,花木兰接到报告说有可疑的魔族徘徊在水*源附近。她不放心,于是派了百丽守约和铠前去探查,顺带探查大漠深处魔族的动向。


原本计划定了五天的行程,但第四天两个人就都回来了,想来应该很顺利。


守约先汇报了水*源的问题,之后铠开始汇报魔族的动向,他和守约查看完水源继续往大漠深处走,本来已经准备好走上一整夜,却在半夜突然看见受惊...

春天的故事

这个小短篇是贴吧接别人题接下来的。


清明前夕,北京突然下了场小雪,胖子在潘家园冻得搓手跺脚,捂着汤婆子都不暖和。

大晚上他躲在被窝里直哆嗦,思考着是不是关了店门去南方避避寒潮,就去杭州,先去看看吴邪,然后去楼外楼搓一顿,最后再泡杯明前龙井享受享受西湖的春光。

订机票不过分分钟的事,第二天傍晚,胖子人已经在三万英尺的高空。

要给吴邪一个惊喜,胖子这么想了一路,美滋滋的想象着老友相聚的愉快。

杭州的天气很好,刚下飞机胖子突然被熟悉的声音叫住。

“胖爷去找小三爷么?”

胖子愣了,敢情黑瞎子居然和他同一趟航班。

“去找吴邪避避寒,黑爷也来杭州。”

“替花爷跑趟腿。”

“花爷好福气。”

话说的差不多,黑瞎子眼尖,刚出...

loop了一整年的男声翻唱,比较原唱别有一番温柔

自古英雄如美人。

最近听大家讨论金刚狼,突然就想通了很早以前背诵的“唯草木之零落兮,恐美人之迟暮。”

年后27小时值班,红牛加咖啡☕️

你的样子(林秦)

重点说明:始于网剧,至于网剧。不上升原著,不上升真人。


十二月的最后一个星期,林涛刚从局长办公室出门就脚步轻快往法医科走。他顶着浓重的黑眼圈和淡青色的胡茬,黑色夹克肩膀和后背满是灰层和擦痕,脸上却有抹布都搓不掉的笑容。


“老秦我回来了!”


推开门直奔办公区,等林涛站在房间中央才发现连秦明半片衣角都没看到。


“宝哥,老秦呢?”


“休假。”


大宝听见有人推门头也不抬,继续写堆成小山的报告。


“可宝宝都没告诉我。”林涛语调突然低了下去,听声音甚至连眉毛都能低了好几个度。


“也许提前回去给你准备好吃的也说不定。”


出于革命友谊,大宝勉强抬了头安慰。...

十月份领回家的小东西,取名小点er。现在胆子没见长,性格倒是活泼了许多。

对于常年写字不比画圈清晰的人来讲,每次看见格格写字可谓赏心悦目。因为格格写字有三美,字美,文美,纸美。

之前给格格评论熬夜赶数据的感受,格格觉得那段陈三聘的改编挺有趣说要提笔写下。今天看到格格的艾特,我整个人都是激动的。

第一眼纸很漂亮。全张纸红白相映自有活力,再配上黑色的字显得端庄又不失活泼。

第二眼是内容,当初自己改编的开心,现在格格写下差点捂脸,想想自己都糟蹋了什么好东西。

第三眼是字。我自己写字基本没救,但一直觉得字和书法是能传情传景的东西。在格格的字里,看'不忧愁'三个字我整个人是震撼的,因为真的能体会出写字人的祝福和寄愿。

2016年末,感谢格格的提笔写下。虽然熬夜伤肝,虽然数据结果伤心,但...

深夜读诗

西塞娜十四行

   -------沈泽宜   

我曾在庭院中栽了株桃树

小小桃树苗才一尺来高

我盼望桃树开花那天

梦中的新娘就会来到

后来桃树长高花朵灼灼

可我的新娘没有到来

双亲早已风烛摇摇

却只能以等待陪伴悲哀


再后来桃树被连根拔起

我庆幸多亏我没有新娘

直到如今我仍在守望

苦难爹娘已在天国望乡


呵,西塞娜,未经严寒的谁能知道

有多少人家曾历尽煎熬

北岛—无题

夜班忙到飞起,歇息来读几首北岛的诗。

我不了解北岛,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,也不看其他诗评。想先读一遍只用眼睛去看,用情绪去触碰,用心去体会。

北岛给我有力的感觉,呐喊、安静、温柔、愤怒皆有力量。而《无题》这首除了深情还有清醒,从疼痛般的清醒到最后的释然,有一种流于肌肤刻于骨骼的力量。

无题

把手伸给我
让我那肩膀挡住的世界
不再打扰你
假如爱不是遗忘的话
苦难也不是记忆
记住我的话吧
一切都不会过去
即使只有最后一棵白杨树
像没有铭刻的墓碑
在路的尽头矗立
落叶也会说话
在翻滚中褪色、变白
慢慢地冻结起来
托起我们深深的足迹
当然谁也不知道明天
明天从另一个早晨开始
那时我们将沉沉睡去

© 泡泡漆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