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子啊,就像浪里开破船。风往哪儿吹,你就往哪儿飘。

故人心(中)

黑瓶于我,是美好但无力表达,深刻却无力分享。

别人写黑瓶生死相依荡气回肠,我写黑瓶日常琐事居多,零零碎碎,家长里短。上下是写不完了,来个中凑一凑。

重点说明:接之前的哨向设定,私设甚多,私设甚多,私设甚多!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事情的起因是有天吴邪铺子里来了个买古玉佩的,无意间提起传闻有一种石头里存活一种翠绿色的虫子,说那种虫子浑身翠绿剔透,比春蚕细瘦一些,放在手心冰凉沁人,而且石头表面看不出任何缝隙。


他说他很难想象一种生物在没有氧气营养的环境下还能生存,十有八九是骗人的。


当时张起灵也在,本来他一直安静的看西...

故人心(上)

黑瓶于我,是美好但无力表达,深刻却无力分享。

别人写黑瓶生死相依荡气回肠,我写黑瓶日常琐事居多,零零碎碎,家长里短。而且实在是写不出来,分上下码完。

重点说明:接之前的哨向设定,私设甚多,私设甚多,私设甚多!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凌晨五点,漫天雨帘中一只红尾狐狸匆匆丛草叶上跑过。夜莺收紧翅膀趴在潮湿的窝中,墨黑的天空宛如深渊倒悬。


悉悉索索的声音从地下传来,有脚步声,又有攀爬的声音。仔细听似乎还有人在说话,揉碎混杂在雨里听不完整。


突然,一个黑色的身形灵巧从洞口钻了出来。


那人动作极快,两只手抓...

提问

写文卡住了,因为怎么也找不到老张和瞎子吵架的理由。

他俩一个生死看淡,万物归一;另一个笑口常开,半夜敲门。

我问过百度,关键词搜索过“同性恋人吵架的理由“”男女朋友吵架的理由”“吵架的理由”,但,都不适合他俩。

然后我去找了一下其他文里俩吵架的理由,然后发现吵架不存在的,相亲相爱的多好。

实在是想不出来了。

长相思

上中下是写不完了,随意吧。

重点说明:私设甚多,私设甚多,私设甚多!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李白等不到第二天天明,却也不愿再触宵禁底线。他看四下无人,提气纵身一跃,月色中一抹白衣红边在青瓦褐檐间急速掠过。

夜巡人揉揉眼睛,只当自己眼花错觉了。

世间传言庄贤者有一鲲相伴,本是北冥之鱼,却能化鸟为鹏,随风而飞。

李白只知那是上古神物,却未曾想世上有灵物全身流光溢彩,呼吸动静间仿若海潮起伏、星河流淌,低鸣时又如深流撞钟、暗涌回旋,再定睛一看,动静虚实宛如幻像,不过一尾乖巧大鱼。

庄周坐在那尾大鱼背上,看见李白进来,微微一点头,似乎早已知道他要来访。...

长相思

重点说明:私设甚多,私设甚多,私设甚多!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上)

长相思,在长安,美人如花隔云端。日色欲尽花含烟,月明欲素愁不眠。

西市酒肆内红烛高烧落幕低垂,有碧眼歌妓细捻琵琶,又有卷发胡姬素手轻扬,罗衣轻舞间暗香四溢,似要盖过画屏牡丹。

房内客人东倒西歪,多喝几杯未免看朱成碧,丝毫未觉窗外早已夜黑如墨。

二楼临街雅座忽然有东西破空而入,李白想也未想抬手将案上金樽掷出。只听“叮”的一声,那盏金樽仿佛撞上玄铁,瞬间碎了一地。

又有六支令牌从破碎的窗棂中射出,李白急速倒退三步,一把青莲寒剑铮然出鞘。他手腕轻旋挽了个剑花,六枚令牌如星雨般坠落...

写文

隔了好几年,终于打算写个信白爱情短篇小故事。两星期熬了1500字,感觉不好不坏。

想表达的情绪大概是“你在哪儿,心在哪儿,路就在哪儿。”

今晚手感好,本来准备再熬三百字。打开word文档看了三秒,还是决定找首深情嘶哑的情歌堆砌一下情绪。于是打开了私人FM,瞬间我就知道自己错了,里面推荐的不是电音就是摇滚,情歌不存在的,抒情也没有,分分钟要打起来,这让我怎么写?!怎么写?!

千秋岁

这是一篇极其啰嗦的文,亲情向!!!


又是一天黄昏,浩瀚大漠用遍地黄沙最后一次感受夕阳的余晖。零星的灌木丛中突然走出两个高大的身形,速度极快往长城方向走去。


“我们回来了。”


路过城门把猎到的野物交给其他人,百里守约和铠向花木兰屋中走去。


四天前,花木兰接到报告说有可疑的魔族徘徊在水*源附近。她不放心,于是派了百丽守约和铠前去探查,顺带探查大漠深处魔族的动向。


原本计划定了五天的行程,但第四天两个人就都回来了,想来应该很顺利。


守约先汇报了水*源的问题,之后铠开始汇报魔族的动向,他和守约查看完水源继续往大漠深处走,本来已经准备好走上一整夜,却在半夜突然看见受惊...

春天的故事

这个小短篇是贴吧接别人题接下来的。


清明前夕,北京突然下了场小雪,胖子在潘家园冻得搓手跺脚,捂着汤婆子都不暖和。

大晚上他躲在被窝里直哆嗦,思考着是不是关了店门去南方避避寒潮,就去杭州,先去看看吴邪,然后去楼外楼搓一顿,最后再泡杯明前龙井享受享受西湖的春光。

订机票不过分分钟的事,第二天傍晚,胖子人已经在三万英尺的高空。

要给吴邪一个惊喜,胖子这么想了一路,美滋滋的想象着老友相聚的愉快。

杭州的天气很好,刚下飞机胖子突然被熟悉的声音叫住。

“胖爷去找小三爷么?”

胖子愣了,敢情黑瞎子居然和他同一趟航班。

“去找吴邪避避寒,黑爷也来杭州。”

“替花爷跑趟腿。”

“花爷好福气。”

话说的差不多,黑瞎子眼尖,刚出...

loop了一整年的男声翻唱,比较原唱别有一番温柔

自古英雄如美人。

最近听大家讨论金刚狼,突然就想通了很早以前背诵的“唯草木之零落兮,恐美人之迟暮。”

© 泡泡漆 | Powered by LOFTER